当前位置:网络视听大会 > 议程安排 > 提案大会

影视创作分享派-浙江站圆满结束

918日,影视创作分享派-浙江站活动在杭州圆满结束。

本场活动,我们邀请到网络视听行业多个领域的嘉宾,从出版编辑、策划制作、数据支持、版权合作等方面分享他们对于数字内容、网络视听的观点看法。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

总裁助理、剧集合作负责人

许志敏


      核心关键词:品质、创新。

未来剧集发展的方向,在品质的基础之上,我们寻求更多的创新。

今年对于剧集来讲,是成果丰硕的一年,也是丰收的一年。相对于去年来讲,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有非常长足的进步和提升。第一个趋势,剧集制作的全方位升级。第二个趋势,台网联动走向越来越深入的阶段。呈现出来的特点是“三多”:第一多是时段多。第二多是台网联播的模式越来越多。第三多是协同多。第三个,在题材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百花齐放。

国内现在有很多的制作公司,每个公司都在做不同的内容,其实每个内容都是一个产品。我们希望大家在做每一个内容的时候,都找好定位,找准定位,就是你究竟要做什么,你做给谁来看。

在内容制作上,没有捷径可走。每一个爆款内容的出现,都非常非常来之不易,每个环节都不能有疏忽,每个环节都需要尽心尽力去做,所以每个爆款的出现都是来之不易的,但凡做内容没有捷径可走。

一定要切记怎么样做得跟以前不一样,怎么样做出创新。这种创新可能是故事类型的创新,可能是人设的创新,可能是拍摄手法的创新,也可能是叙事方式的创新,但是千万不要做一个跟过去完全一样的一个东西,这样的话你的之前的努力就会大打折扣。


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陈学


      企业使命:全媒出版的创新者,全民阅读的践行者,全新知识的传播者。

通过五大环节构筑全产业链的生态图谱,包括内容生产方面,我们跟合作方,包括中文,包括浙大出版社,包括中国出版集团,一方面我们以合作为主,当然我们也有一些自生产的一些内容。运营推广,借助于应用市场,借助于电商社交渠道。衍生开发,我们借助科达讯飞人工智能方面的算法和云窗技术。便捷支付。产品研发,我们聚焦在数字出版、数字阅读,包括人工智能。同时,其他的相关兄弟公司,包括健康、跑步、其他的领域,数字化生活领域,包括智能家居,这个也是配合中国移动的整体布局,我们在做一些拓展开发。



浙江华策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事业群

总裁助理

王颖

 

我们对全球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趋势的几个判断:

第一个是文化创意产业是未来最大的新兴产业。第二个是互联时代让视频内容成为人与人交流最好的媒介和科技载体。第三个是泛娱乐对经济改革和消费升级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第四个是影视文化产业专注做爆款,增值、做产业升级的机会巨大。第五个是国际文化交流更加频繁和无边界,华语文化复兴不可逆转,中国文化的全球化将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经之路。

不管时代如何变化,优质内容仍然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法宝。优质内容现在是越来越明显了,取代我们原来说一个IP+流量的明星就能成功,但是现在可能更注重好内容、好故事,题材的领先性,制作的精良性,卡司的顶尖度,还有适配度,价值观的引领。

原创跟IP开发从来不是零和博弈,而是相互融合共同发展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人、态度和能力的匹配,要合适的人去做合适的事情。



奇树有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影视业务总经理  

刘朝晖

 

网络大电影这个市场是极致类型片市场。

这样一部作品做出来以后,会有非常强烈的吸引力。很多人想看,但是在院线看不到,只能通过网络观看,这部片子就会极大的撬动整个网络影视,尤其是网络大电影市场,这部片子很多人为之付费,因为他不会去院线看,因为在院线看不到,他是纯网生的内容。现在网络大电影的主题受众依然是网络平台里面的付费会员,他们长期在上面看各种网生内容,但是平台以外的还有很大的一个空间,现在还没有进入,这个市场真正爆发还需要时间。

现阶段的网络大电影处于非常明显的题材红利期,动作、魔幻、热血、喜剧,包括一些古装片子,相对来说更容易获得经济上的收益。

未来撬动行业的作品,能够最大化影响站外的流量,让他们消费这部电影并且产生收益,这种可能性随着作品的提升,一定会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把站外的流量导进来,让网络大电影的用户和付费成为一个更加健康的存在。

网络大电影趋势及可能性,IP化、精品化、系列化、网络院线。网络大电影对讲故事的要求更加艰难,在一个小屏观影的时代,要做到把人分分钟拉着往下看,要做到扣人心弦,对于讲故事、节奏等能力的要求要更严苛,会磨炼讲故事的能力。



娱影响智库、娱影数据

创始人、CEO  

黎学鹏

 

网络电影的现状:

流量下滑、单部影片投资体量不断上涨,上新数量锐减,一些公司再融资的过程中或者影片的融资过程中受到了一定的阻挠,同时两极分化的现象非常严重,并且大部分影片可能还没有处在一个盈利的状态

但是网络大电影市场还是处在上升的阶段: 

第一市场正在做去泡沫化的过程,数据更加真实;第二网络电影朝着精品化之路迈进;第三播审制度导致的上新调整,市场需要一个适应期,导致了现在上新数量的减点;最后是一个网络大电影单片分帐基数在提升。

2017年网络大电影会出现一个新常态,第一个是爆款出现的可能性会降低,但是随机性会升高。第二个是IP化。

网络电影新范畴,未来网络电影包括以下四类:第一是院线下线经过一定窗口期,在网络采用分帐形式上线的院线电影;第二是直接以分帐模式在网络平台首发的这些电影;第三是通常意义所说的网络大电影; 第四,如果微电影能够探寻一个很好的模式,视频网站能接受,也是成为网络电影的组成部分。

网络电影未来:

第一是新的付费模式现在已经在不断的创新;第二是用户的付费习惯在不断形式;第三是观影条件和体验不断优化;第四是网络观影习惯的根本需求;第五是整个市场朝着数据的公开化和透明化的程度不断拓深; 第六是网络电影产业形成工业化、专业化、标签化;第七是互联网大数据对于项目的运营指导意义。

经过这样的调整,网络电影会从一个非完全市场化,靠视频平台补贴的市场,朝着一个真正市场化,用户去付费,用户去买单,我们非常清楚我们所赚的每一分钱来源于哪一个用户这么一种简单优质的商业模式的转变。




上图从右至左依次为

千乘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周之光

杭州二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编辑  王群力

杭州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董事长  程力栋

 

什么样的故事才算是一个好的故事呢?

程力栋:

好故事没有一定的标准,对于我们永乐来说,一个好故事,首先是有真情实感的故事,植根于生活的故事,能够打动人的,具有真善美,有正能量的。不论是电视剧还是网络剧,一定是有他的戏剧规律的,怎么样去讲这个故事,一定是有他的规律,有他的模式。

 

周之光:

我们老是认为,可能有不同的剧,有不同的形式,但是从内容来把握的话,我觉得还是有一个共同的标准的。我们的体会是不管是哪种形式的剧,不管哪种形式的题材,我们觉得他应该是有意义,这样来把握内容会比较准确一些。

 

如何看待IP改变的影视剧?

程力栋:

一直以来,网络小说有一些参差不齐的现象,虽然粉丝很多,但实际上他的艺术价值没有那么高。

 

周之光:

什么叫IP,应该是一个作品的核心价值。只要盯住这个核心价值,你怎么去改编都没有问题的,用什么形式、用什么艺术样式去诠释他都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假如说只是我们后来有一段时间认为的,那种网络IP,或者说网络的一些文学作品,然后进入了一些比较自我的,或者说很自我的一些认识或者认知,也导致了后来改编的一些文学作品,之后的影视作品,不是那么很尽如人意。

实际上我们认为最大的IP就是四大名著。

 

王群力:

IP这个词为什么会被泛化,后来不得不重新正视这个事情。一个非常好的一个非常具有内容张力和主题的都可以称之为IP。但是我们必须要理解比如网感、二次元。因为互联网实际是一个生态。以前传统的是条块状的传播,面对面的单向传播。但是到互联网以后,他是一个互动的。

 

怎么样用短视频去讲好一个故事呢?

王群力:

实际上无论在互联网环境也好,传统的环境也好,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人心不变。人心不变是受众能够触发他对这个产品有兴趣的基本原理是不变的,比如说向善向美,比如说追求一些戏剧刺激,这些东西不会变的。

总的来讲,二更能够送欢迎,就是我们有6个字的秘诀“见世界、识人心”。我们希望我们做这些短视频不仅仅是分享一点晚上在睡之前你看了一个很温暖的短视频,而是你在这个温暖的短视频当中看到今天的社会真实是怎么样的。

第二个六个叫“接地气、得人心”。我们过去说影视剧是造梦工厂,今天我们不是造梦,我们是回归身边生活的真实。这个跟现在的大娱乐、大IP形成了反差。在一片的浮躁和泡沫当中,他可能让我们看到,一丝身边真实的温度,这个可能是一下子二更能够火起来的一个原因。

 

什么样的影视作品能被称为精品?

程力栋:

讲到精品,首先是这个故事应该是怎么讲的,怎么做的,呈现在这个剧上面我们用什么样的讲故事的方式,用什么样的手法来把他呈现出来。也就是说,这个编剧也好,这个导演也好,他首先具备这样的讲故事能力。而且,这个故事应该是一个深入浅出的故事,这个故事本身是非常深奥的,但是你要用一种比较通俗易懂的方式,用比较简洁的一种方式去把他表达出来,这是主创人员的功力。

用传统的说法,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三性统一的作品,这算是文艺作品的精品。这是在制作上。最核心的,网络剧如果想要走得更远,在主流价值观这个导向上,还是要好好的去把握。毕竟他是一个文化作品,是一个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作品,如果他的意识是有问题的,有不良的,他肯定是不会走太远的。

 

王群力:

精品、生态,必须要符合互联网自由的生态,这个精品才是成立的。

我认为最终一定会走向精品化,如果不是精品化一定走不远的,但是从我们短视频的战略来讲,我当时走了两条路,第一个是要有一个底层支撑架构,第二个要有一个简单易行的工具。底层支持架构就是我们原有的生活形态,和我们今天的社会生态。以前一讲互联网电视剧,两个字最重要,架空,二次元要跟现实脱离的。但是实际上,我们二更做的事,恰恰是社会的真实,就是用互联网的传播方式把社会真实的那一面传播出去,告诉大家一个现象,我们只要做一个选题永远用收视率,面馆。二更面馆最多。为什么呢?因为面馆是一个最真实的生活界面,每一家有传说的面馆,都有背后了不起的故事。以往做内容的人不了解社会,也不愿意正视这个社会,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机会了。

二更的团队现在有600个人,导演一百多个,这些导演原来都是90后,他们要去做真正的很有底蕴的生活故事,怎么做?我们有方法的,三个字“人、事、情”。

 

周之光:

其实每个国家,每个民族,对自己的那种自豪感,是与生俱来的。我们的观众真正在内心深处的是那种很柔软很温暖的东西。比如说主题向上,制作精良等等,我觉得那些东西,都是必须的。假如说要做精品的话,这个故事、这个东西你是不是感觉到很温暖,你自己是不是很感动,然后我用比较漂亮的文字,用比较优美的画面来把他表现出来,这样就慢慢能达到精品的东西。

 

程力栋:

不管是什么题材,不管是什么样的领域,你能够把他挖掘得很深刻,能够打动人,能够具有核心的主题思想,再一个就是故事精彩,就能吸引人。

 

怎样去平衡一个影视作品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周之光:

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往往是同步的,一个好作品在取得巨大社会效益的同时肯定能取得巨大的经济效益。其实我觉得优秀的内容是不会变的,变的只是传播方式,从以前口口相传,到写在竹板上,写在纸上,录成声音,做成画面,把画面放在传统媒体以外的互联网上。可能以后还会有更新的方式。

 

王群力:

我们首先追求完全讲故事的能力,这个跟电视剧是一致的。因为他始终认为,只要故事讲好了钱都在后面。

 

程力栋:

应该说,我们这些从事文化产业也好,内容生产也好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是具有信念和理想的。从创作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如果要选择的话,还是要做到问心无愧,怎么样能做到问心无愧,我的东西出来,我可以让我的孙子看,让我的重孙子看,让我所有的亲人看,这样的话没有任何的负面的东西,没有任何对精神、对肉体有伤害的东西,这样就能够做到问心无愧。






报名购票 大会公众号 手机官网 返回页首